当前位置:魅力原点 > 新闻中心 > 正文
04月01日

中国语文教育再遇“挑衅”


发布者 : 文禾 | 分类 : 新闻中心 | 超过 人围观 | 已有 0 人留下了看法

针对语文课本的讨伐与争论在中国已持续十年有余,无奈每次都止于保守派“你行你上”的叫板。然而这一次,真的有人上了——
  
  月初,《收获》杂志副编审叶开独立编写的“新版课本”《这才是中国最好的语文书》前两册发行,仅三天内即被抢购两万册,引起社会关于语文课本的又一轮热议。对此叶开坦言,自己独立编写语文教材纯属“逼上梁山”。
  
  原来早在2011年,叶开便撰写出版《对抗语文》一书,指出小学生语文教材的种种症结,岂料引起一些资深语文老师的叫板。于是在2012年的上海书展上,他提出想要独立编一套语文书,“以一个人的教材继续对抗语文”,没想到居然得到莫言的鼎力支持,当场签订作品《大风》的授权。
  
  “一个逐渐成长的心灵,需要以各种不同形态、不同题材、不同艺术风格的作品来滋润,才能不断成熟。”叶开解释其“新版课本”的宗旨时说,“我努力做一点小事,希望小事正在蔓延,如动画片《冰河世纪》里那枚坚果,砸在貌似坚不可摧的冰崖上。”
  
  经典阅读不是僵化道德伦理
  
  记者观察到,叶开这套“新版教材”在主题的分门别类以及当代文学的选用方面确有其独到之处。除莫言外,王小波《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张辛欣《龙的食谱》、齐邦媛《中国不亡,有我!》等当代个性作家的个性作品纷纷入选。同时,叶开还给每位作者开出每千字一百元的稿酬,虽有些微薄,但相比于数十年只用稿不酬稿的语文教材来说,也体现出当代对于知识产权的日益尊重。
  
  同时,叶开还对每篇课文进行作家介绍、作品分析和阅读延伸。“读者阅读一名作家及其作品,可以了解他几乎所有的创作情况,也可以学会怎样寻找作家的其他作品,并在细致、心领神会的阅读中获得真正的收获。”叶开说。
  
  反思现行语文教育,叶开点明了“经典阅读”在其中应有的核心地位。不过与传统语文教材中“僵化道德伦理”的“经典”不同的是,叶开还选取了英国小说家道格拉斯·亚当斯《宇宙尽头的餐馆》和日本作家宫泽贤治《猫儿事务所》等经典幻想文学作品。“二十一世纪,想象力是第一生产力;在阅读中感受优秀作品的特殊趣味,是学习的重要组成部分。”叶开说,这一启发来自他14岁女儿的推荐。
  
  “语文阅读必须实现扩展视野、塑造人格、培养素质、了解常识等原则;如果课文一味华丽清新,教学一贯迂腐死板,孩子们容易被局限于‘母必慈,父必严’之类的思维定式,写出来的作文也大多空洞堆砌。”有一个十岁女儿的深圳悬疑作家老家阁楼说,常识教育是中国少儿语文教育的一个迫切诉求。
  
  民国老课本重印,打了新教材的脸
  
  不少人认为叶开的“新课本”是去迂腐之首作,其实不然。早在80年前由叶圣陶撰写、丰子恺手绘的《开明国语课本》就比现行语文课本要清新有趣得多。而更有趣的是,这册“老课本”在2010年被翻出重印后竟然卖断货,还有评论建议将此书“作为教材”。
  
  记者发现,其实这些初等教材在内容上只能说是更加优美典雅,难言科学实用,倒是其形式之古朴为语文教学吹来一阵清新之风。颜楷的墨香、国画的神韵、韵文的工致,这些细节为阅读带来的美感、快感,对孩子们潜移默化的影响,都是现代课本可以借鉴的思路。而除老课本外,“出版界周星驰”林长治的搞笑图书《Q版语文》将31篇耳熟能详的语文经典课文彻底打造成无厘头爆笑故事,也给孩子阅读增添了乐趣。
  
  翻翻现在的中小学课本,不难发现其中题材陈旧、思想浅薄者比比皆是,其配套的阅读题则机械刻板。结合目前教育体制里考试挂帅的现实,这种围绕考纲的教材编选方式似乎也符合逻辑。其结果显而易见:作业全抄参考书,答案千篇一律。相较于社会上激发孩子的创造力和想象力的呼吁,这显然是背道而驰。因此,像叶开这本《语文书》一般将读、思、学、用结合得既有深度又有趣味的语文读本,显得尤为珍贵。
  
  当然,叶开的《语文书》虽凭其“中国最好”的噱头大卖特卖,但这种强调阅读的独立语文教材其性质更多地属于课本辅助读物,是一册教育意义更强的少儿读物。
  
  因此,针对目前语文教育的窘境,像叶开一般着手改善中国少年儿童的阅读条件,不啻为一种渐兴的时尚。深圳悬疑文学作家老家阁楼也因为操心女儿的语文教育而萌生了改行写儿童文学的念头,他说自己的目标是创作有趣的、符合儿童心理的作品以塑造儿童健康人格。
  
  深圳儿童文学作家陈诗哥告诉记者,少儿读物当是语文教学的一部分。尤其是小学阶段,文学里美育和德育在语文教学中应远远大于其工具性和应用性的传授。“可感受而不可言语描述是儿童的思维特点,而童年恰恰是打造人性的关键阶段。”陈诗哥说,少儿读物的创作应摒弃传统上对“小儿科”的蔑视,童话一类的作品力求老少咸宜,毕竟从哲学上讲“童心”是最为可贵的。
  
  台湾著名文化人、最美杂志《汉声》创办人黄永松也一直致力于少儿读物出版。“出版优秀的中国原创童书是我的最高理想。”他告诉本报记者说,少儿阅读应引导孩子们真正学会欣赏中华文化。“要想根治这个时代‘暴发户泛滥’附庸风雅之病,应该从少儿读物入手,通过真实的、高含金量的传统文史材料再创作来弘扬中华文化。”


  
  (来源:深圳特区报 记者:万青松)


  
  责任编辑:文禾


  
 

本文出自 中国少儿文化网 ,转载时请注明出处及相应链接。

本文Tags: 语文教育  语文课本  语文人  语文教材  《语文》作文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必填

选填

选填

必填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